泗阳县新阳中学

泗阳县新阳中学

金牌初中新阳中学

昧着良心教语文 叶敬之

时间:2015-10-09 08:24来源:未知 作者:xinyang 点击:
一、我们现在怎样教语文 我曾经在广东做过十多年教师,同事来自全国各地。如今,当年的同事有些回到家乡,有些还留在广东。暑假里,我们几个曾经的同事,从天南海北相聚到一起,畅叙当年友情。开怀大笑的同时,当然也要感叹唏嘘一番那是在聊起语文教学的时候
一、我们现在怎样教语文
我曾经在广东做过十多年教师,同事来自全国各地。如今,当年的同事有些回到家乡,有些还留在广东。暑假里,我们几个曾经的同事,从天南海北相聚到一起,畅叙当年友情。开怀大笑的同时,当然也要感叹唏嘘一番——那是在聊起语文教学的时候。作为语文教师,想当年,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上辈子杀了人,这辈子教语文。”现在,我们越来越感觉到,我们不仅这辈子教语文,下辈子恐怕还要教语文——因为我们在昧着良心教语文;而这,不过是用另一种工具,另一种方式在“杀人”。
我们现在是怎样昧着良心教语文——“杀人”的呢?大家把自己的做法凑到一起,就形成了以下几条。
1.默写词语
小学和初中的语文教材,课本后面都有附录,每一课列出若干个词语。这些词语,每次考试都要考到。考的方式有两种:一种是根据拼音写汉字,另一种是给加点字注音。分值在3—4分。
每一课附录里的词语数量不等,有的多些,有的少些。每一册总数在700个左右。
作为语文老师,我们无法判断哪些是重点词语,哪些是非重点词语。因为每次考试,出卷子的老师不同;而每个老师又有自己出卷子的特点。因此,我们就无法放弃一些词语,而对另一些词语进行重点复习。我们不能采用押宝的方式,去猜测哪些词语能考到,哪些词语考不到;因为如果押宝押得不对,这次考试分数就会比别人低,面临的将是令人难以忍受的羞辱。
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采用的方式是:让学生把教材后面所列的词语反复抄写、默写。
每个学生配备一个本子,专门用来抄写词语;另外还要配备一个默写本。每天都要拿出一些时间来抄写、默写词语。抄写、默写完了之后,学生互相批改,教师抽查。
也许有人会感到奇怪:“词语不就是这样学习的吗?不抄写、不默写,学生怎么会掌握这些词语呢?”
其实并不是这样。词语是怎样学习的?是通过阅读学习的。学生认识了一些字,可以阅读简单的读物了,就要开始阅读;在阅读时候碰到生字,就查字典,记下来;以后碰到这个生字,他还会不认识,没关系,再查字典(或请教老师),这样,经过两三次的反复,他就掌握这个字了。而撇开阅读,单纯抄写字词,无论他怎么下功夫,考试结束,过了不久就大都忘记了。除了能应付当时的考试,对他掌握词语毫无用处;相反,还会导致他厌恶语文。
现在,为什么有那么多学生对语文深恶痛绝?其实都是语文老师害的啊。就好比父母要让孩子认识自家亲戚,不是带孩子跟这些亲戚经常接触,而是把他们的照片拿过来,让孩子对着照片,无数次地重复:“舅舅某某某,今年40岁,家住某小区;姑姑某某某,今年三十五,一笑俩酒窝”,孩子能不反感吗?孩子能认识这些亲戚吗?何况词语远比亲戚要多,初中三年就有几千个呢!
掌握词语要阅读,可是我们语文教师不让学生阅读,其中原因何在?
2.默写古诗词 
现在的语文教材,每册都有十几篇古诗词。因为要应付考试,所以每一首古诗词都要背诵,默写。
背诵、默写古诗词,我们语文教师是坚决赞成的。不仅是传承祖国文化的需要,对学生语文能力的提升也非常有用。古语说:“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古诗词修养高的学生,听说读写能力明显要高于一般学生。
可是问题在于——
学生不会背诵,不会默写。学生每天有半个小时的早读时间,每周上五天课,就有两个半小时早读。每个学期按照19周计算,学生就有47.5个小时早读。每学期一本教材,十几首古诗词,总共只有600字左右。如果把47.5小时都划分到字,平均背诵每个字的时间是4.75分钟。
一个字给学生4.75分钟来背诵,不算少了吧?可是即使这样,全班(不分重点班、非重点班)依然有三分之一的人背不出来!有的能背诵500字左右,有的只能背诵三四百字。
是他们智商低吗?我们没有为他们测量过,不知道确切的数字。可是,除了学习,他们做事比谁都机灵,不像智商低的样子。
那么,只有按照语文学习的规律来分析了。
我们曾经调查过学生背不出来的原因,发现是朗读次数太少。每一届都有几个全年级著名的、看上去傻里吧唧的、半小时连一首绝句都背不出来的学生,我们监督他们朗读,结果发现:大部分读30遍就会背诵了;极个别的,读50遍也会背诵了。一节半小时的早读课,他们可以背诵三首绝句。
那么,为什么他们自己朗读就记不住呢?不是因为他们记性差,而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朗读。早读时,他们眼睛也盯着课本,可就是嘴巴动得慢,甚至经常不动;一个早读课,通常只能读十遍八遍,还不是一口气读的,当然背不出来一首绝句了!
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朗读?因为他们对文字毫无兴趣。一个“山”字,在他们眼里不是绵延起伏,如万马奔腾的群山,而是几根叠加在一起的枯死的树枝;一个“雨”字,在他们眼里不是淅淅沥沥如奏乐,连绵不断如抽丝的景象,而是一块硬纸板,上面被戳了几个洞。
古诗词不仅要背诵,还要默写。因为教育部门没有那么多人来听你背诵,唯一的考查方式就是让学生默写。古诗词都是成双成对的,考查的时候,或者给出上句让学生默写下句,或者给出下句让学生默写上句。有的难一点,出题者给出诗句的意思,让学生写出原句。比如,要求学生写出杜甫《望岳》里描写泰山的雄伟、表现诗人心胸气魄的诗句,答案是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
如果说学生背诵情况让人失望,学生默写则更加让人沮丧。背诵不出的学生只有三分之一,默写错误的学生就有三分之二了。无论你怎么纠正,这边教师讲了,那边学生错了,那三分之二的学生就是纠正不了。比如王勃的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川》,有两句著名的诗句: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,学生经常错把“天涯”写成“天崖”。老师讲:“天涯就是天边。古代中国人以为大海就是天边,所以把‘天涯’的‘涯’字加上三点水。”与此相对应的,是毛泽东的诗《长征》,里面有一句“金沙水拍云崖暖”,老师讲:“云崖,就是山很高,看上去像是插在云彩里面,所以是山字头。”可是不行,学生还是把天涯写成“天崖”,山崖写成“山涯”。
为什么学生对文字没有兴趣?因为他们对文字缺乏感悟能力,文字在他们眼中只是死板板的一横一竖,而不是妙趣横生的真情实景;为什么他们总是把字写错?因为他们对文字缺乏感悟能力,无法理解字形和字义之间的联系,更无法理解字形、字义和诗句、诗人之间的关系。为什么他们会患上这些“语文病”?根本原因还是一个:缺乏阅读。
也许有的人要说:“缺乏阅读,让他们阅读不就行了吗?”可实际情况是,我们语文教师是不会让他们去阅读的。我们所采取的昧良心的做法,就是虽然你不想诵读、不会背,我仍然要盯着你,强迫你背、强迫你抄、强迫你默写;哪怕自己累死累活,累出高血压、心脏病,也仍然要去盯,去逼迫!
这究竟是为什么? 
3.默写文言文 
同样是默写,默写文言文跟默写古诗词不一样。古诗词只考默写,不考其他;而文言文要考词语解释,考句子翻译,考理解。所以,“默写文言文”中的“默写”二字,包括默写词语解释、句子翻译、对写作特点和思想内容的理解。
我们是怎样让学生默写词语解释、句子翻译、对写作特点和思想内容的理解的呢?
第一,学习一篇文言文,先把重点字词排列出来,把准确的解释写上去,发给学生,让学生一个字词一个字词去背诵解释。
第二,再把全文翻译印给学生,让学生一字不漏地背下来。
第三,把文言文的思想内容和写作特点印给学生,让学生一字不漏地背下来。
默写词语、默写古诗词,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学生存在着背不出、写不出、写错的困难;默写文言文时候,这些情况依然存在。
如果说,词语解释、文言文句子翻译基本上都是“死”的知识,学生可以见坑插萝卜——比如柳宗元《小石潭记》,解释“伐竹取道”的“伐”,学生写上个“砍”就可以了;比如翻译苏轼《记承天寺夜游》里的“相与步于中庭”,学生写上“一起在庭院中散步”也就对了。但是,思想内容和写作特点,却不是背得出也能答得出的。有时,出题者换个角度,学生就不一定回答得出了。比如《小石潭记》,我们印发的练习上有一个题目:“课文怎样写小石潭‘水尤清冽’的特点?答:写小石潭‘全石以为底’,说明潭水清澈见底;写日光照到水底,鱼在水中‘空游无所依’,影子映在石头上,都说明了水的清澈透明。”一次考试的时候,试卷换了个角度出题:“所选文段是怎样突出水的特点的?”原答案照抄即可;但是很多学生脑袋就晕了,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。
还有一次课间,一位语文老师指着柳宗元《黔之驴》里的“觉无异能者”问他的科代表:“这句话怎么翻译?”学生背过呀,所以很流畅地就翻译出来了:“觉得驴没有什么特别的本领。”语文老师又指着“异”问科代表:“这个字怎么解释?”科代表很干脆地摇摇头:“我不会。”因为“异”这个字没有列入重点词语解释。语文老师随口问站在边上的一位老师的孩子(这个孩子平时阅读课外书比较多):“这个字怎么解释?”孩子脱口而出:“特别。”
我们语文老师都知道学生答不出换个角度所出题目的原因,都知道那位语文科代表解不出“异”、那位教师孩子解得出“异”的原因,在于前者缺乏课外阅读,后者课外阅读丰富。但是,回到现实中来,我们语文老师却都不愿意让学生读课外书;而只是像背词语、背古诗那样,把古文答案印出来,发给学生背诵、默写,把自己和学生都往死里逼。
这其中有什么缘故?
    4.默写名著 
默写名著,听起来像笑话还是奇迹?据说,钱穆先生能背诵《三国演义》,茅盾先生能背诵《红楼梦》,那么默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;难道我们的学生能像这两位先哲一样?
如果我们的学生能像二位先哲那样,那是当然的奇迹;事实上,我们的学生默写名著,是实实在在的笑话;而这个笑话,是在以教育部为首的教育部门人士共同努力下实现的。
2000年版《语文教学大纲》,推荐古今中外名著30种,从那以后到现在,15年过去了,这个书目一直没有变动。书目本身怎样,我们且不去议论;问题的关键在于:既然要求学生读,你学生就必须要读;那么,作为教育行政部门,怎么知道你读没读?最简单的办法,莫过于把这些名著列入考试大纲了。因此,从2001年到现在,无论中考还是高考,都离不开这些名著。
中考名著题目相对简单。如2013年江苏淮安中考语文试卷:
A.此后我就更其搜集绘图的书,于是有了石印的《尔雅音图》和《毛诗品物图考》,又有了《点石斋丛画》和《诗画舫》。(《阿长与〈山海经〉》)
B.这样的书,我现在只记得前四句,别的都忘却了;那时所强记的二三十行,自然也一齐忘却在里面了。(《五猖会》)
A、B两段文字分别是哪两件事产生的影响,请简要概括。
相比而言,高考名著题就复杂一些,如2014年福建语文高考试题:
阅读下面的《红楼梦》第十七回(大观园试才题对额)选段,完成后面的题目。
至院外,就有跟贾政的几个小厮上来拦腰抱住,都说:“今儿亏我们,老爷才喜欢,老太太打发人出来问了几遍,都亏我们回说喜欢;不然,若老太太叫你进去,就不得展才了。人人都说,你才那些诗比世人的都强。今儿得了这样的彩头,该赏我们了。” 
被小厮抱住的人是谁?引得“老爷喜欢”的有什么事?几个小厮讨赏的结果如何?请简述相关情节。 
应对考试的方法,一个是由学生读原著,一个是由老师把原著编成题目,交给学生背诵。实事求是地讲,不管题目简单还是复杂,指望背题目来应付考试,都不如读原著效果好。因为无论怎样详细的名著应考题,都不可能把所有题目一网打尽。比如,像上面三个中考、高考题,都与名著情节有关;类似的情节题,每一本书都可以出几百题到几千题。因此,只有熟读名著,才能以不变应万变,随它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,保证无往而不胜。
坐在教育行政部门管理位置上的人,他们一定很得意:我用中考、高考两层关卡,来逼迫你阅读名著,用《水浒》里的话讲,就是:“由你奸似鬼,吃了老娘洗脚水”,“这番你们老师和学生没得推故了!”却不知,中国有句老话: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”老师们指导学生应考,却并不让学生去读名著。书店里有很多名著复习资料,网上的名著复习资料也是铺天盖地,老师们或者购买,或者从网上下载、打印,于是,老师和学生的案头,名著复习资料就堆积如山了。哪里用得着去阅读原著?
明明读原著效果好,老师们却不让学生读名著,而要他们去死记硬背根据名著编成的题目,这又是什么原因呢?
5.不写作文 
语文教学的主要任务,就是培养学生听、说、读、写四种能力。
在这四种能力当中,听、说两种能力,是中考、高考都不考的;因此几乎所有语文老师都不去管它。中考、高考只考读、写两种能力;可是,作为语文老师,我们去培养了吗?
读,前面已经说过了,我们是不给学生阅读的;课外书不用说,即便是每学期一本的教材,里面的二三十篇课文,除了背诵的,我们每篇只让学生读一两遍而已。其余时间拿来干什么?死记硬背词语、古诗词,背古文的解词、翻译、思想内容和写作特点,背名著题目。
学生阅读量不足,考试就不好,所以,每年中考、高考,阅读所占分量较大,所得分数却是各类题型当中最低的。比如2013年淮安中考试卷,总分150分,现代文阅读52分,约占35%;2013年上海高考语文试卷,总分150分,现代文阅读38分,占25%;得分率基本上在55%左右。
除了读,最重要的当然是写作了。比如淮安中考试卷,总分150分,作文60分,占40%;上海、福建高考语文卷,总分150分,作文70分,占47%。
令人奇怪的是,作文分数所占比例如此之高,却有不少语文老师不让、或者很少让学生写作文。
听一位老师说,他曾经在某一学期中途接手两个重点班,一周以后写作文,学生拿出作文本,都空空如也。学生说:“老师没让我们写过作文。”
一位老师听某位校长在教师会上发火:“大半学期过去了,有些教师连一篇作文也不写。教务处赶快查查,都是哪些教师,查出来严肃处理!”
一位朋友的儿子2015年参加高考。2014年9月朋友找到我,说:“儿子念中学5年没写过作文,现在作文不好,你看有什么好办法?”我听了极为震惊;因为他儿子所在的学校,是全市高考名校,每年都有三五个考上清华北大的,竟然也是如此……
其实别说别人了,就是我们自己,正常给学生布置作文了吗?如果教务处不检查作文数量,我们会让学生写作文吗?不过巧合的是,教务处经常不查作文数量……
占分比例最高的一个题目,我们语文教师竟然经常放弃,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呢?
6.体罚学生 
僵死、教条、违反教学规律的教育,与之相伴的必然是体罚和心罚。
一位同事说,他曾经在某校初一年级两个班级进行过调查,发现:两个班级110多人,只有一个学生在小学没有被老师揍过。不仅差生被揍过,优生也被揍过,只是次数少一点而已。被揍的原因多种多样:调皮捣蛋,不听讲,不做作业,作业没做完,作业做错,写字不认真……揍的方式五花八门:巴掌扇,拳头击,脚踹,书砸,棍打……揍的方位经常变换:头顶,脸,耳朵,手,腿,屁股……
而那个没有被揍过一次的学生,却是刚刚从上海转来的……当然,后来他就经常挨揍了。
至于学生遭到语言上的羞辱,被教师责骂,跟体罚比起来,简直是一种享受,可以略而不计了。
教师都是恶魔的化身吗?不是。可以这么说:每一个教师都不想揍学生,都不想让自己生气,都想心平气和地教育学生。可是,结果呢?人人都成了恶魔。
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
二、谁让我们昧着良心教语文
(一)试卷诱我昧良心
前面说了,我们语文教师只让学生默写词语、默写古诗词、默写文言文、默写名著,还不让学生写作文,外加体罚学生。那么,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昧着良心做语文老师呢?
如果找原因的话,第一个原因是试卷,试卷诱我昧良心。
我们让学生默写词语,是因为中高考都要考词语。高考是选择题,这里且不论。中考是要学生提起笔来,一笔一划地写出拼音、汉字来的。拿江苏省2014年中考试卷来讲,13个市,除了3个市是选择题,其他10个市都要求根据汉字写拼音,或者根据拼音写汉字。所占分值,都在3—4分之间。
所涉及到的字词,当然是学生在课本里面学过的。
我们让学生默写古诗词,是因为中高考要考古诗词。无论中考还是高考,都有古诗词默写这一项,而且考试方式基本一致:给出上句或者下句,让考生写出下句或者上句。分值大都在6—10分之间。
所考的古诗词,不仅是课本上的,还有课外补充的。
我们让学生默写文言文,是因为中高考要考文言文。高考考的是课外文言文,中考考的是课内文言文。课外文言文数量无法数计,所以高中语文教师不能让学生死记硬背某几篇文言文;初中课内文言文就那几篇,而又是中考必考的,所以,就给初中语文老师创造了良机:让学生反复默写课内文言文。
我们让学生默写名著,是因为中高考都要考名著,而且考的基本上都是记忆性的知识。既然考的是记忆性知识,我们当然就要求学生背诵默写了。
其实,以上几大块,在全部试卷当中所占比例并不大,分别是:词语4分,古诗词默写9分,文言文12分,名著5分。加起来在30分左右。一张150分的卷子,30分只占五分之一的比例。可是,语文老师为什么放弃另外的120分,死命地抓这30分呢?难道他们都是白痴,分不清120和30谁大谁小吗?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语文教师这样做,有另外的原因。这就是:
(二)制度逼我昧良心
上面说到,语文教师放弃120分而抓30分,不是因为他们是白痴;恰恰相反,他们是因为聪明才这样干的。
比较120分和30分,他们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:30分的内容,一手交钱,一首交货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30分死记硬背的内容,只要你背诵了、记住了、默写无误了,你就能得到分数了。比如“褴褛”二字,你抄写10遍,会默写,能注音;只要试题要求你为这两个字注音,那么,这两分你就稳稳当当地装进口袋里了。
而另外120分则不是这样,它们需要长期的投入才能见效。比如现代文阅读,比如作文,都需要读大量的书,经常动笔,才能形成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,才能在考场拿分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:我们都会背诵孟浩然的《春晓》,现在的孩子刚会说话就能背了。这首诗是五言绝句。可是,你会写五言绝句吗?即使我把五言绝句的写法列出一二三,详详细细跟你讲一遍,你也写不出五言绝句来。为什么?没有这个能力。再举个作文的例子。我们都看过小说,现在我把小说作法给你讲一遍,接着请你写一篇小说,可以肯定地说,你也写不出来。为什么?没有这个能力。因此,那120分不是想拿就拿的,必须下长期的功夫培养这个能力,才能拿到这120分。
可是,制度的设计者恰恰堵死了这条路——就是说,他们绝不允许你在学生那里长期(哪怕只有一年)下功夫。他们只让你急功近利,竭泽而渔,一网下去,捞到多少就多少。至于以后的事情,湖干了,鱼死了,根本不用你操心。
第一是周测、月考。一些学校每周都搞周测,每月都搞月考;不仅高中搞,初中也搞,小学也搞;不仅数学周测、月考,理化周测、月考,语文、英语也周测、月考。不仅形式上搞,还动真格的,周测、月考完毕,备课组要把分数上报年级,年级把你的分数按照高低排名,作为衡量你好坏的标杆,作为发你工资高低的依据。
你说,要在一个星期、一个月,用一个分数衡量你好坏、决定你工资高低,你是抓那120分呢,还是抓那30分呢?一个月里,学生所学词语100多个,所背古诗词一二十句,所背文言文一篇、二三十个知识点,语文老师把20几节正课、十几节自习、十几个早读都拿过来,猛攻这些词语、古诗词、文言文,效果总比课外阅读强吧?总比写作文好吧?抓则能得到十几分、二十几分,高高在上,傲视别人,领导表扬,报酬上涨;不抓则零分、几分,低眉顺眼,满脸发烧,领导批评,工资削减。语文老师还让学生读书、写作干什么呢?
因为有轮番的周测、月考,语文教师每天考虑的就是周测、月考,根本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、也绝不愿意从学生长远着想、从学校长远着想,去谋划学生一个学期、一个学年,谋划学校中考、高考的事情了。
第二是频繁分班。即使周测、月考,逼得大多数语文教师放弃长远目标,只顾鼻子尖上的一块利益;毕竟还会有一些不愿意昧着良心教书的语文教师,或者性格不适宜逼迫学生的语文教师,踏踏实实地按照教学规律教语文,培养学生听、说、读、写的能力。可是,频繁分班这一措施,又把他们的这条路彻底堵死了。
频繁分班,频繁到何等程度?轻则一学年分一次班,重则一个学期分一次班、几次班。你培养学生认真写字的习惯,学生写字刚刚横平竖直,哗啦,几十个学生到其他班上了,只给你留下三个五个;你培养学生课外阅读的习惯,刚刚读完两三本书,轰隆,几十个学生到其他班上了,只给你留下三个五个……你一个学期、一个学年的心血白费了。你不是傻瓜,你明明知道一个学期、一个学年之后,你的大部分学生将离你而去,你的全部心血都将白费,你还会培养学生认真写字的习惯吗?你还会培养学生课外阅读习惯吗?你还会教学生写作文吗?
(三)领导保我昧良心
哪位要问了:语文教学问题一大堆,教育行政部门怎么就不管呢?
是啊,我们也纳闷,他们为什么就不管呢?而且据我们观察,他们不仅不管,有的竟然还助纣为虐。
首先,各地中考是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的,他们所出的中考试卷,就成了各校试卷的样板;他们的试卷里有死记硬背内容,各校哪敢不出死记硬背的内容呢?
其次,前几年,多个省市区都曾经发文件,要求小学、初中不得组织市、县(市、区)统一的文化课考试;小学每学期考试原则上不超过1次,科目不超过3门;初中每学期考试不得超过2次。结果怎样呢?各校不仅组织期中、期末考试,还组织月考、周测,跟发文之前相比变本加厉!各县市区教育行政部门只做没看见。
第三,每个学期,教育行政部门都要组织视导检查。这是发现问题的最佳时机。可是,早在视导检查前一段时间,他们就把文件发下去了,告诉各学校,什么时间检查,检查什么,怎样检查。各学校按照上级规定,换了课表,制作假文件,做老师和学生的思想工作,让他们在座谈会上按照学校的意思说话——既没有多组织考试,也没有布置很多作业,更没有补课。检查结果,除了师生满肚子怨气,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皆大欢喜。
第四,对我们语文教师昧良心的教学方法,并没有人提出异议。学校领导要看的,是你这个教师这次考试比另一个教师分数是高还是低;教育行政部门领导要看的,是你这所学校这次考试比另一所学校分数是高还是低。分数高的,表扬、奖励、晋职;分数低的,批评、罚款、降级。只要这次考试成绩比别人、别校高,只要不把学生搞死,条条大路通罗马,你用什么方法领导才懒得管呢。
如此,我们语文教师昧着良心教语文就有了尚方宝剑。
三、我们渴望做有良心的语文教师
我们渴望做有良心的语文教师;但是,当我们做了有良心的语文教师,却有可能处处碰壁,走投无路的时候,我们就只好做昧良心的语文教师了。
因此,我们如果要做有良心的语文教师,就需要各路神仙高抬贵手,给我们搭建一个做有良心语文教师的平台。为此:
我们希望语文考试少一些。省市区的那些规定我们可以不理会,其他各科周测、月考我们也能睁只眼闭只眼,我们只希望语文不要有周测、月考,最好连期中考试也取消。语文是“农业”,它的的特点在于“慢”,它的方式在于读和写。拿理科的方式对待语文,就违反了语文教学的规律,最后时间花了不少,学生还是学不好语文。
我们希望分班次数少一些,最好“三年一贯制”,让我们从培养学生学习习惯、阅读习惯、写作习惯入手,把学生带进语文的天堂,扎扎实实地提高语文水平,使语文为他们的中考、高考助力,为他们的人生添彩。
中考试卷是初中日常考试的指挥棒。
我们希望中考试卷不考字词——不考根据拼音写汉字、根据汉字写拼音,不考词语运用。把这些内容放在作文里考查。学生学习字词,不就是为了准确、生动地使用字词吗?学生作文写得好,不写或少写错别字,也就表明这个学生字词掌握了。让我们拿出默写字词、做词语运用题的时间,给学生读点课外书,使他们在轻松愉快中掌握字词。
我们希望中考试卷不考改病句。让我们把做改病句题目的时间,拿出来给学生阅读。学生读得多了,就好像走平坦的道路多了,哪里有一点坑坑洼洼(病句),脚底下马上就感觉出来了;走路的时候(写文章),也会绕开那些坑坑洼洼了。
我们希望中考试卷不考课本里的文言文。不考课本里的文言文,我们就不会逼着学生去死记硬背;要想让学生考好文言文,我们就要带领学生读文言文课外书,培养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。
我们希望中考试卷改变文学名著的考查方法,采用一种不需要死记硬背、死记硬背也无效的考查方式。我们看过多个地区中考语文试卷,发现凡是文学名著题,基本上都可以用死记硬背的方式来达到目的(或者基本无效)。只有烟台市2014年中考语文试卷,既能考查学生是否阅读,又不需要学生死记硬背(背了也不一定做出来)。我试举一例:
8.名著阅读(4分)山东省平邑县兴蒙学校初中部 李传鹏
⑵我们做积木的游戏。“小石匠”对于筑塔造桥有异样的本领,坚韧不倦地认真去做,样子居然像大人。他一边玩积木,一边告诉我自己家里的事情;他家只是一间人家的屋阁,父亲夜间进夜校,母亲还替人家洗衣服。我看他父亲必定是很爱他的。他衣服虽旧,却穿得很温暖,破绽了的地方补缀得很妥帖;像领带,如果不经母亲的手也断不能结得那样整齐好看。
选段出自作品(    )
A.《童年》 B.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 C.《爱的教育》 D.《繁星·春水》
选项所列的作品我都读过,虽然已经读过20几年了,可我还是能很快分辨出:选段出自《爱的教育》。但如果你没有读过这些书,我可以肯定地说:你做不上来。
烟台中考试卷“名著阅读”共4个题目,都是考查比较细小的情节,都是采用类似的考查方式。如果学生没有读过原著,只靠死记硬背,除了碰运气,不大可能答上来。这就等于向教师宣示:必须拿出时间来给学生阅读,否则都是做无用功。
这也不考,那也不考,中考考什么呢?考课内文言文名句、古诗词名句,考课外文言文阅读、现代文阅读,考作文——除了听、说,读、写都在这里了。上海、福建高考试卷已经做了有益的尝试,给各地高考、中考试卷树立了典范,我们为什么不像他们学学呢?
学生学的课本不考,那还要课本干什么呢?也许有人这样问。
其实,这样的疑问早就存在。对此,语文教育家叶圣陶先生在《关于探讨教材教法的几点想法》里回答说:“教材即使编得非常详尽,也不过是某一学科的提要,加上一些必要的范例罢了(语文课本几乎全是范例)。”因此,如果只是“老师讲课本给学生听”“学生听老师讲课本”,“学生得到的益处就非常有限”。如果考课本,前面已经分析了,就会导致教师和学生把“范例”当作全部知识,把课本拿来死记硬背。当考试不考课本的时候,教师和学生就会在学了课本之后,拿出时间来阅读课外书籍,印证课本上的“范例”,加深对课本知识的理解,学得反而更好。
有例为证。著名特级教师于永正在一篇题为《教语文其实很简单》的文章里写道:
1997年,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教育局,针对本区中学老师关于“小学老师没有教好”的抱怨,“决定全区小学毕业班来一次统考,看看小学的教学质量究竟怎么样。这一考不要紧,考出了个令人注目又令人吃惊的问题——全区3000多名毕业生,语文前17名的学生都是区第二实验小学杨巧云老师班上的,而且,班里的其它学生排名也很靠前!而且,该班数学成绩也不错。杨巧云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,她平时几乎没上过什么公开课!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人,怎么能教出语文成绩这么优秀的学生?匪夷所思!”
最后一调查,发现杨老师只抓两件事,一是读书,大量地读课外书;二是写日记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,但要坚持写。别的家庭作业基本上没有。
教育家、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,在他的著作《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》里记了一件事情:在高密一中推行“语文实验室计划”(两课时学语文教材,四课时阅读写作)之前,为了说服一中的语文教师,他让自己读初一的儿子、读初四(当时正由小学五年制向六年制过渡,初一相当于现在的六年级,初四相当于现在的初三)的内侄女,一起参加高三语文期末考试。考完之后,卷子混装在高三的试卷里批阅。他们的考试成绩让从教多年的语文教师们尴尬:高三均分84.5(总分120),李希贵儿子考82,内侄女考85。这是什么原因?老师们分析来分析去,认定:这两个孩子有属于自己的大量的阅读。
“做有良心的语文教师”,这是我们的愿望,也是做一个教师的道德底线。在新的一学年里,站在我们一线教师背后的领导和管理者们,该不会让我们失望吧?
拜托了!
(编辑:xinyang)
顶一下
(4)
66.7%
踩一下
(2)
33.3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金牌初中新阳中学
推荐内容
精彩社区